九五至尊最新登录网址 > 网站首页 >

曝乐视体育本周五停止运作,互联网电视品牌面临三重压力

上月底,香港高等法院已经向乐视香港旗下乐视有限公司颁发清盘令。据了解,该公司早在去年年底便已经申请了清盘,并在今年年初的时候解雇了全部员工,一时间,公司人去楼空。另一方面,乐视体育称此次清盘并未影响该公司,目前乐视体育仍正常运营。 不过,乐视体育的好日子似乎也要到头了。有消息称乐视体育将会在本星期五停止运作,而其背后的原因便是其长期欠租。 无独有偶,还有香港媒体指出现在MP&SilvaPteLtd和MediaPartners&SIKaLtd这两家海外公司已向香港高院提出申请,要求法院对乐视香港进行清盘处理,不仅如此,申请审核将会在5月16日进行。 平心而论,自从乐视网被曝资金链断裂之后,乐视体育的经营状态便一蹶不起。从2016年开始,乐视体育接连丧失了亚足联赛事、中超、意甲、ATP及F1等多个版权。再结合其“长期欠租”的传闻,我们不难发现这家公司的生命其实已经岌岌可危了。 那么,乐视体育的管理层是否能够力缆狂澜,让公司重获新生呢?我们还将拭目以待。

在日前的暴风TV发布会上,暴风集团CEO冯鑫表示,家庭互联网成为新互联网平台是未来互联网大势之一。 对于暴风现在的业务布局,冯鑫首次公开说明,暴风已经远离了影视长视频领域。“3月29日,爱奇艺IPO后,我决定,这个三年多的想法是时候向社会公示了。”冯鑫说,在2013年底的时间点,暴风就已经下定决心,并不是不看好这一领域,其用户增长收费非常快,市场空间更大,但这个生意与暴风已经无关了。“长视频领域每年需要有100亿的内容投入门槛,不是大部分公司能玩得起的游戏了,我们没有资格在这一领域做很大影响力的角逐。” 告别长视频后,冯鑫介绍说,暴风影音现在做的就是信息流和小视频。“暴风影音处于二次创业的阶段,可能会在公众视野中暂时消失一段时间,正在为未来做全新的创新。”至于从前被暴风视为战略布局的VR,冯鑫表示,战略时期也要推后,2020年以后再去看。 在现阶段,暴风的精力主要集中在以暴风TV为代表的家庭互联网。冯鑫分析说,家庭互联网在未来的趋势具体表现为,到2020年,中国至少有1亿家庭会进入家庭互联网;有1亿家庭进入家庭物联网;硬件是一个万亿的市场;互联网增值服务是一个千亿的市场;1亿家庭会成为新的数据资产。 “2018年暴风TV最重要的目标,彻底告别遥控器。”冯鑫认为,要想干掉遥控器,带来新的交互,第一个能力是外脑,如果说人工智能是机器人的话,外脑就是耳朵和远讲语音。第二外脑还应该是眼睛+机器视觉。第二个能力是AIOS3.0,传统的UI是图文+物理按键。第三个能力,手机端的AI助手,实现大屏小屏协同。

在“4·14”乐迷节前夕,新乐视智家的CEO张志伟“休假”了。刚刚与腾讯视频宣布合作不久的乐视电视业务,在迎来转机之际,却又出现操盘手可能更替的信号。 “4·14”乐迷节是乐视电视年度最大的营销节点之一。作为乐视电视业务的操盘手,张志伟4月3日下午向第一财经记者确认了自己“目前休假中”。 不过,张志伟表示,4·14乐迷节项目已经安排完了,按照计划推进。而对于张志伟将辞职的传闻,乐视相关人士回应道,没听说过此事。 乐视电视发展路径或现“分歧” 张志伟是“孙宏斌时代”使乐视电视重回正常运营轨道的关键人物。乐视爆发资金链风波之后,时任乐视销售渠道“乐帕”负责人的张志伟曾在2017年短暂离开过乐视。在孙宏斌入主乐视网之后,2017年9月,张志伟回归乐视,接替梁军,成为乐视电视业务新的操盘手,出任乐视网高级副总裁兼乐视致新CEO。不久,梁军于当年11月辞任乐视网CEO。 为了摆脱“贾跃亭时代”的阴影,2017年12月,乐视网宣布,其控股子公司乐视致新更名为“新乐视智家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由贾跃亭变更为张志伟。张志伟回归乐视后,与乐视电视的核心供应商召开闭门会议,利用融创借给乐视的资金,重新理顺乐视电视的供应链、售后服务等支持体系。 没想到,回归乐视仅半年多的时间,张志伟却在4·14乐迷节前“休假”。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说,张志伟与乐视网总经理兼代理董事长刘淑青在经营思路上略有一些差别,孙宏斌很自然只能选择刘淑青。而张志伟请“休假”已是两周前发生的事。 一位曾经销乐视电视的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一周前听到张志伟“休假”的消息。 2018年3月14日,乐视网公告透露,孙宏斌辞去公司董事长一职,退出董事会,并不再在乐视网担任任何职务。孙宏斌旗下融创中国“嫡系人马”出身的乐视网董事、总经理刘淑青,在产生新任董事长之前,代为履行公司董事长职务。 刘淑青做财务出身,去年被孙宏斌派驻乐视网,负责风险控制,去年12月被任命为乐视网总经理。刘淑青在今年2月23日乐视网临时股东大会上表示,电视仍是乐视家庭娱乐战略的核心,将收缩不良资产板块。 3月30日,乐视网宣布,其控股40.31%的新乐视智家公司,近期拟与腾讯签署《互联网电视合作项目合作协议》,腾讯视频电视版权内容将在乐视电视上呈现,双方将按约定比例在乐视电视上通过腾讯视频内容产生的会员、广告等商业化收入进行分成,合作期为三年。 这对仍处于恢复期的乐视电视而言,无疑是一个利好,将丰富内容资源,增加吸引力。对此,有业内人士预计,腾讯有可能将参与新乐视智家的新一轮融资。不过,也有分析师认为,腾讯不一定会入股,这次双方只是基于电视机内容运营合作,毕竟腾讯已是TCL旗下互联网电视子品牌雷鸟的第二大股东,还与多家彩电厂合作,并不缺智能电视的入口。 互联网电视品牌寻找新模式 今年,彩电市场继续朝消费升级的方向发展,市场增量不大,机会在于产品更新换代。过往习惯打价格战的互联网电视品牌,整体声势明显减弱。 奥维云网显示事业部研究副总监揭美娟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说,互联网品牌依靠低价优势进入市场,低价模式使其在2017年面临资本和成本的双重压力。2018年随着电视面板价格回落,成本压力逐渐缓解,但在之前“买内容、送硬件”的运营模式被推翻后,还没有建立新的模式,资本仍然保持谨慎。2018年互联网电视品牌的发展限制条件仍然存在,如何利用人工智能等技术,做出差异化产品是最重要的突围机会点。 事实上,2016年乐视超级电视年度销量冲到接近600万台,主要凭“买会员、送硬件”的促销手段,但是当年乐视的电视业务也亏损了约6亿元。而2017年乐视网预亏116亿元,更意味着“硬件不赚钱”模式的终结。如何用新的手法,重新刺激销量,是一个考验。 中怡康消费电子事业部总经理彭显东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说,房地产市场疲软,90后逐渐成为消费主力,手机、平板电脑等分流了人们看电视的时间,综合因素导致中国电视市场未来几年将相对稳定,规模不会有大的增长。“市场没有增量,传统品牌压力大,更何况新品牌呢?” 彭显东认为,互联网电视品牌的第二重压力是面板价格的快速波动。它们一般找代工厂生产,受面板价格波动的冲击更大,而传统品牌从采购、制造到销售有整个链条来消化。 互联网电视品牌的第三重压力在消费端,随着消费升级,中产阶层更趋向买中高端产品,而90后等新一代消费者又被手机等其他显示设备分流。彭显东说,小米、暴风最近又拼低价,但小米电视以性价比冲量之后,今后也将面临像小米手机一样重塑品牌溢价的难题。

近日,在上海举办的2018AWE家电及消费电子展中,全球主流彩电企业新品汇集,争芳斗艳,吸引着大众的眼球。图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