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五至尊最新登录网址 > 网站首页 >

潮流家电网,锤子科技一定会做区块链手机

5月1日消息,三星新旗舰GalaxyS9和GalaxyS9+两款产品在韩国本土的销量创下了GalaxyS系列产品的历史新低。根据数据显示,两款GalaxyS9在发布两个月的时间里,在韩国的销量仅为70.7万部。相比之下,去年的GalaxyS8组合在同一时间节点的销量已经突破了100万部。 GalaxyS9在3月的销量表现还算不错,出货量达到了47.6万,但是在进入到4月之后销量出现了大幅下滑,只卖出了23.1万部。据业内人士表示,GalaxyS9的高价格以及缺乏关键功能的升级,成为了GalaxyS9在韩国本土销量不佳的主要原因。 由于这组销量数字并非来自于三星,而是第三方的统计,因此准确性还有待商榷。根据最近另外一份报告显示,三星GalaxyS9与GalaxyS9+在上市首月的全球销量与去年GalaxyS8组合处于同一水平。另外三星GalaxyS9在印度市场的表现也非常不错。据报道,三星在印度重新夺回了高端市场第一的宝座,在今年一季度的出货量占据高端市场的50%。 尽管如此,就连三星自己也下调了销量预期,表示在未来几个月内旗舰产品的市场需求会不断下降。三星在今年一季度的财报中表示,由于旗舰型号市场需求疲软以及智能手机行业竞争的日益激烈,三星预计移动业务部门的盈利能力会有所下降。 不过对三星的粉丝来说还有一个好消息,那就是GalaxyS9在韩国本土的销量依然是iPhoneX的两倍,后者在韩国的累计销量大约为47.5万部,同样创下了iPhone在韩国销量的最低点。

5月21日晚,锤子科技CEO罗永浩在与蓝港互动创始人、火星财经发起人王峰的“王峰十问”对话中表示,锤子科技一定会做区块链手机,但详情还不方便说。 罗永浩表示,做锤子科技的初期,自己跟着朋友起哄稀里糊涂投了点钱,然后接着忙自己的工作,再然后就发现那一百多万变成三千多万了。“我不喜欢投机生意,所以不会花精力去炒币,国家相关的政策正式出台之前,也不会考虑做ICO。” 罗永浩称,区块链技术能改变世界,自己是坚信不疑的,所以区块链技术的可能应用,锤子科技一直在积极研究和学习。

2018年3月27日,小米发布了旗舰机Mix2的小改款Mix2s,它最重要的升级就是成像质量的提升,101的DxO评分也让它追平了售价贵得多的iPhoneX和GalaxyS9+,跻身智能手机第一梯队,这也是小米手机有史以来拍照最强的手机。 然而,这个并列第一的位置只持续了半天,横空出世的华为P20Pro就靠“大底”和“超级夜景”横扫了DxO榜单,109的高分一下子和竞争对手拉开了至少一代的差距。 而最尴尬的,无疑是早几个小时发布的Mix2s了,好不容易憋出的大招,完全被隔壁抢去了风头。 面对这样的情况,小米也坐不住了。5月14日,小米CEO雷军发布内部邮件,宣布在手机部内成立单独的相机部,朱丹担任手机部新组建的相机部总经理。 内部信中提到,小米将在手机部内成立单独的相机部,集中全公司优势资源,一定要把小米手机的拍照品质做到世界顶级水平。 但是,这个内部信有个Bug是,容易被解读为以前没有独立的相机部门。实际上,一家手机厂商想弄好相机一定会有专门的团队负责的,硬件、算法环环相扣,没个专职的庞大队伍还真搞不定。不得不说,这份邮件还是有些不谨慎了,容易成为被攻击的靶子。 扯远了。 这样的操作其实并不陌生。坊间传言,在P20Pro立项之时,余承东就立下“军令状”,要不计成本地打造一台拍照领先所有手机的设备,事实证明华为也确实做到了。 现状是,智能手机市场如今已经饱和,差异化成了每个厂商必须思考的问题。在续航、性能、外观都做不出太多新花样的情况下,相机就成了最后一个能拉开明显差距的发力点。 纵观如今的旗舰机,可以续航不好,手感不好,甚至性能不好,但是拍照一定要能顶上来。因为相机给整机带来的溢价也是有目共睹的。P20Pro在正面外观诡异、性能落后一代的情况下,凭借着“变态”的徕卡三摄,把价格直接上探到了4988元人民币起售,直面三星和苹果。但即便如此,仍有许多人大呼“良心”,优秀的相机表现有多重要可见一斑。 而高端机议价能力不足,也是小米过去无法言说的痛。无论是小米数字正代系列,还是更高端的Mix系列,小米在相机上的表现始终称不上优秀,白平衡之类的老毛病也一直没能得到改善。Mix好在Mix2s上相机的大跨越,让消费者看到小米还是有意愿也有能力把相机做好的。如今再成立单独的部门,也意味着相机的层级再次被提高。 但在华为把相机的竞争拉到一个空前的高度以后,仅仅是“不错”已经不够了,小米想站稳高端市场,在相机上就必须应战,尤其是在这个上市的关键节点上,小米必须让外界看到齐对于未来竞争的规划与决心。 不过,这个时间节点才成立,也意味着成果短时间内是没法落地了。小米7(又或者是传的沸沸扬扬的小米八周年纪念版小米8)上,可能暂时还没法见到实质性的提升。 当然,也别光顾着做相机了,水桶机才是王道。

日媒称,日前,日本企业的篡改检测数据等丑闻频发,各企业正积极强化管理体制,需求将不断增加,但由于“团块世代”(1947~1949婴儿潮时期出生的人口)退休等原因,质量管理人才出现枯竭。由于这是需要多年经验的领域,自主培育人才需要较长时间。质量管理人才的短缺有可能成为维持日本产品制造信誉的绊脚石。 据《日本经济新闻》网站5月2日报道,观察日本厚生劳动省1月30日发布的2017年12月有效招聘倍率数据(即用人需求和求职人数之比——本网注),质量管理专家普遍短缺的现状浮出水面。 报道称,据日本人才中介公司——Recruit Career公司的统计显示,截至2017年12月,质量管理和保证领域的有经验者的招聘倍率达到1.35倍,比3年前提高0.31个百分点。按各年12月比较,创出启动调查的2008年以来的最高。 其中,日本的汽车和家电等企业的需求突出。有分析认为,背景是日产汽车和神户制钢所等相继曝光的质量管理方面的丑闻。有分析称,“尤其是30岁至40多岁人才需求突出”,对于能长期工作的“来之能战”的人才需求巨大。 “希望进一步加强社会招聘”,将出任爱丽思欧雅玛下一任社长的大山晃弘在接受采访时,把确保明显短缺的质量管理的人才视为课题。 报道称,日本的企业通过供货前的商品检查来消除残次品,如果在推向市场之后发现瑕疵,一直通过补偿等举措迅速应对。对于环保认证“ISO14001”等的取得也持积极态度。但负责质量管理的专业人才短缺将动摇这种产品制造的基础。 报道还称,此外,有可能导致日本慢性质检人才短缺的结构性问题也不断浮出水面。 报道指出,其一是老年阶层的退休。推进质量管理运动的“日本科学技术联盟”指出,“日本经济高速增长期在一线建立起系统和工作程序的一代中有很多专家,但如今都已经60多岁了”。“团块世代”自2017年步入70岁。虽然通过再雇用参加工作的人很多,但70多岁的劳动参与率相比之前将迅速下降。 报道还指出,另一个问题是日本的大学研究的停滞。熟悉质量管理领域的文教大学的长田洋教授表示,“在国立大学的工学系,学习质量管理整体的研究体制没有固定下来”。自1990年代起,日本的生产基地迁往海外,在企业和学生之间,缺乏作为学问来研究质量管理的趋势。 如果资深人才退休,来之能战的年轻人才很少,企业就只能自主培育。不过,构建这种自主培育系统的企业只是极少一部分。据日本科学技术联盟的调查显示,回答称2015年度对质量管理教育的投资额还不到销售额的0.01%的企业达到整体的37%,相比2006年度调查的21.4%大幅上升。 长田教授表示,“对于质量管理部门来说,通过AI等提升效率也不可或缺。应同时推进经验值高的专家培育”。 报道认为,如果对质检人才短缺的状态放任不理,日本产品制造的信誉将丧失。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